沪镍下游需求不容乐观 维持偏空思路
本文摘要:菲律宾镍矿提供或增加3月以来,镍价承压重挫,表现远差于锌铜等其他基本金属,其下跌动力在于菲律宾环保部长任命未成功,引发市场对菲律宾严格的环保政策难以实行的担忧,而随

菲律宾镍矿提供或增加

3月以来,镍价承压重挫,表现远差于锌铜等其他基本金属,其下跌动力在于菲律宾环保部长任命未成功,引发市场对菲律宾严格的环保政策难以实行的担忧,而随着菲律宾主产区雨季的结束,菲律宾镍矿供应宽松的预期将加强。同时,我国加强房市调控和货币政策可能收紧的预期,不利于拉动镍市需求,建议维持谨慎偏空思路。

3月以来,镍价承压重挫,表现远差于锌铜等其他基本金属,其下跌动力在于菲律宾环保部长任命未成功,引发市场对菲律宾严格的环保政策难以实行的担心,而伴随菲律宾主产区雨季的结束,菲律宾镍矿提供宽松的预期将加大。同时,国内加大房市调控和货币政策可能收紧的预期,不利于拉动镍市需要,建议保持小心偏空思路。

提供宽松预期打压

现在,菲律宾是中国最大的镍矿进口出处国,2016年全年国内进口自菲律宾的镍矿同比降低10.95%,但跌幅低于去年年初菲律宾政府预估的下跌20%。菲律宾镍矿严格的环保审查引发的镍矿关停问题曾多次刺激镍价上涨,但缺少可持续性,因其强硬的环保政策落实受阻。今年3月菲律宾环境部长Lopez更是因此遭到有关利益方的妨碍未能通过国会任命,这意味着短期菲律宾环保政策难以实行。在此背景下,一菲律宾镍矿石生产厂家甚至计划重启两座此前因环境违规问题而中止生产的矿场运营。

同时,菲律宾镍矿主产区苏里高每年十月至次年3月底为持续雨季,在此期间,中国镍矿进口遭到部分影响。但现在时间窗口为3月中下旬,伴随雨季的结束,将来镍矿进口或有所增加。在镍矿提供宽松的预期下,期镍反弹仍乏力,表现持续弱于其他基本金属。

除此之外,即便菲律宾环保政策得以实行,但印尼解除部分镍矿出口禁令也将给中期镍价带来冲击。1月,国内从菲律宾进口的镍矿为778944吨,同比虽继续降低20.44%,但1月国内镍矿总进口量为1085811吨,同比仍增加3.89%,因1月进口自印尼的镍矿为123321吨,该进口量创下2014年11月来的高点,部分弥补了菲律宾镍矿降低的缺口,因1月12日印尼宣布部分取消镍矿石出口禁令。印尼能源及矿产资源部部长表示,在新规下,印尼矿业或每年出口520万吨镍矿。

印尼镍铁冲击不容忽略

因印尼对红土镍矿实行原矿出口禁令,镍企加快在印尼镍铁资金投入建厂的脚步,青山集团的印尼镍铁项目成功投产后不只很多向中国输送高镍铁,更提升了国内企业去印尼资金投入建厂的意向和速度,从而也致使了近两年镍铁进口量的持续攀升,部分抵消掉国内镍铁产量和镍矿进口量的下滑。去年全年,国内进口自印尼的镍铁高达747097吨,同比激增249.37%,成为国内镍铁第一进口大国。1月,国内镍铁进口量为121580吨,同比大增92.16%,其中进口自印尼和新喀里多尼亚的镍铁同比分别攀升136.22%、51.55%。

下游需要不容乐观

国内终端需要方面,镍市主要消费集中在不锈钢行业,而不锈钢有约60%用在房产行业。依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2月全国房产开发资金投入同比名义增长8.9%,增速比去年全年提升2%,主要受一二线城市补库存带动。但近半个月来,16城颁布或升级了楼市调控政策,房产资金投入增速回升难持续,引发镍市需要下滑的担心。除此之外,国内不锈钢企业由于环保督查,开工率受限。海外青山印尼不锈钢100万吨300系产能则要到2017年三季度才会逐步投产。

综上所述,中短期内,菲律宾镍矿提供宽松预期和印尼镍铁进口冲击将主导镍价,受此打压,资金无意入市推涨镍价,镍价反弹乏力,在此背景下,建议保持主力合约偏空思路,上方反弹阻力关注86000元/吨附近,止损位参考88000元/吨,下方技术支撑关注80000元/吨附近。

相关内容